南京顺乐财务咨询有限公司

我参加灵异探险综艺,被群嘲心术不正,里面混进来个真的

我参加灵异探险综艺,被群嘲心术不正。

万万没想到 NPC 里面混进来个真的。

我默默拉着京圈太子爷躲到了桌子下面。

1

我受邀参加灵异探险综艺。

总导演周慕六十岁左右,正是发福的年纪,但臃肿的身材也难掩其精致的五官。应了那句话,帅哥老了也是老帅哥。

听说他本是穷苦山村出来的孩子,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成了影帝,年轻的时候拍戏不要命,落了一身的伤,最后不得已退居幕后。

他似乎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他拍的电视剧、电影部部爆火。

如今他跨行做起综艺,只为了纪念他早逝的白月光。

今天的拍摄场地——淮水寨,就是他的老家。

「祁麟,站到最中间。」导演拿着对讲机招呼我。

我深深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听话地站到了队伍中央的位置。

我不过就是个刚刚有点名气的算命主播,能在一众明星大腕中站 C 位,都是因为我的搭档是京圈太子爷——秦决。

几乎所有人都到齐了,秦决才踩着点出现,墨镜遮面,仰着鼻息,对自己的狂妄不加遮掩。

尽管如此,他精致的五官在一众明星嘉宾中依然出挑。

众人的视线聚集下,秦决径直走到我身侧的位置,双手合十,朝我拜了拜。

我真的无语。

上次在他家,他父亲重病,医院也查不出原因。

我一眼便看出,他爹是被人下了蛊。我以前在苗寨生活过一段时间,恰巧知道解蛊之法。

秦决看着他爹吐出来的,在污秽中不停蠕动的蛊虫,世界观不停坍塌、重组。

自此,无论我怎么劝,他见到我都要拜一拜。

「阿决,帮朋友作秀演演就可以了,何必做到这个份上?」当红小花陆染嗲着嗓音唤着秦决,扫过我的眼神全是凛冽的敌意。

陆染和秦决传过绯闻,网上还有狗仔拍到的,他俩从同一家酒店出来的照片。

但据我看到的,都是她一厢情愿,自己炒作。

毕竟能和京圈太子爷攀上关系,她在演艺圈的路会变得好走许多。

如今她对我满满敌意,怕将我当成她的假想敌了吧。

「就是就是,女孩子年纪轻轻的,想要红,还是得像染姐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往上爬。用些不正当的手段,也不怕站不稳高台,摔下来。」陆染的狗腿子连忙接话,随即还不忘朝导演道, 「导演这一段掐掉。」

导演比了一个 ok 的手势,陆染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秦决在旁边神色慌张,根本没在意陆染看他的时候,眼神有多暧昧,他着急地向我解释:「祁麟大师,他们不信是他们的事,我信的哈。」我闭眼点头,在他的头上揉了两把。

陆染死死盯着我放在秦决头上的手,眼眸低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们不知道的是,导演为了吸引眼球,摒弃了传统的录播模式,选择了全程直播。

刚刚他们的冷嘲热讽,以及异于「寻常」的表现,全被观众看在了眼里。

【他们好像不知道在直播!】

【啊……太子爷刚刚的样子好像条大狗狗!还主动低头!太子爷什么时候这么乖过,疯狂心动!】

【天呐,刚刚陆染的表情好可怕,她是不是翻人设了?】【之前不是传太子爷跟染宝谈过吗?刚刚我们染宝估计是吃醋了,平时她不这样的。】

【有些人直播找找水军丢人现眼就可以了,偏偏还要来电视上丢人现眼。】

为了解释陆染的异常举动,她的粉丝在有心人的引导下,不停往我身上泼脏水。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将我定义成贪图钱财、插足感情的第三者。

弹幕疯狂滚动。

2

「好了,嘉宾们,欢迎大家来到《明星大探险》。第一站淮水寨,风景秀丽,宜居养生。所以作为我们节目第一次的拍摄场地,也是我的老家。接下来需要嘉宾们找到的任务卡,根据任务卡上的线索,找到一些物品,集齐所有物品后,解锁终极环节。」总导演拿着话筒,声情并茂地向我们介绍淮水镇。

宜居养生?

我抬眼环顾四周,除了节目组围起来的任务场地,周围其他地方杂草丛生,几乎快要和人一样高,参天大树长长的地根须几乎与地相接,给人森森然的感觉,根本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

我看着淮水寨上空的冲天怨气,神色晦暗不明。

换上和秦决颜色一样的队服后,我们踏进淮水寨,我深知这里面不简单,便小声提醒秦决:「跟在我身边,别超过十米。」

众所周知,人间又称阳间,人活着就会不断产生阳气。

淮水镇中,除了我们这些外来人,几乎没有一丝阳气。

那就说明,居住其中的,没有活人。

听了我的话,秦决皱眉,如临大敌。

在前进的过程中,一点点缩小我们之间的距离。

我真的服了。

「我说的是十米,不是让你贴着我走。」我怀疑他好像还想把我手牵上,以防我丢下他跑了。

秦决双手合十,又朝我拜了一下。

弹幕一阵哈哈哈哈哈。

【祁麟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能让太子爷这么主动的,她是第一个。】

【太子爷主打的就是一个虔诚。】

【太子爷你这么迷信,秦总知道吗?】

正在烧香拜佛的京圈老皇帝打了个喷嚏。

3

青石板铺成的路蔓延向远方,周围不闻一声鸟叫虫鸣。

淮水寨的天气很阴,天空上方好像压着一团乌云,因此就算是大白天周围的光线也很暗。九月中旬穿着长袖,风一吹,居然被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任务卡。」秦决看着地上的摄像机,它朝的方向,隐隐可以看见卡片的一角。

但是它旁边却守着一个抱着洋娃娃的小女孩,穿着中式的大褂,脸涂得很白。见我们在看,小女孩抬头,嘴角抿出一个诡异的弧度。

秦决眼巴巴地看着我,都快将「求求了」写在脸上了。

「假的。」我无奈道。

小姑娘年纪轻轻演技还挺好,是个演戏的好苗子。

太子爷心里瘆得慌,走近草丛的时候,他才蹑手蹑脚地去拿任务卡,手才捏到卡片的一角。一颗洋娃娃的头已经滚到他手边的。

小女孩尖细的声音响起:「哥哥,能帮我捡一下洋娃娃吗?」

秦决被吓得哇呀乱叫,跌坐在地上,语气慌乱:「我不是哥哥,我是叔叔,叔叔年纪大了,你别吓叔叔好不好?」

「哥哥,能帮我捡一下洋娃娃吗?」小女孩的声音不停在耳边循环。

终于我忍不住,心中默念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拽住洋娃娃的头发一把捡起递给 NPC。

对上秦决带着泪光的眼神,我心里明白他这是觉得请我的钱,花得很值。

4

任务卡片提示,我们需要寻找的是女性的贴身物品,看着卡片下方灰色填充的椭圆状长长扁扁的形状轮廓,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

跟着任务的提示,我们很快走到了城西的一座老屋,窗户都做了挡光处理,只有开灯才能看清里面的场景。

里面的摆设是三十多年前的风格,几乎一比一还原了我在总导演过往记忆中看到的画面,进门有一个木制鞋架。

小巧的女鞋质量不好,但被擦拭得干干净净。

扎着两条麻花辫的 NPC 穿着粗布麻衣,长长的裤腿盖住脚的位置。

她哼着轻快的歌,一寸寸擦拭着家中的摆件。

秦决根据摄像头的位置,仔细翻找着。

茶几、柜子、床下……他都一一找过。

最后他拉开衣柜,里面空空如也。

围坐一堆的工作人员开始窃窃私语。

在他们的过往记忆中,我清晰地看见导演将红色的新娘鞋放在衣柜里。

按照节目组原定的流程,重头戏在后面,这里只是起到一个人物介绍的作用。他们根本不愿意我们在这里浪费时间,所以只将鞋子放在了可以被轻易找到的地方。

只是他们分明将道具放在衣柜里,怎么会没有呢?

微风吹过,我分明看见,NPC 的裤腿从她脚底穿过。

她的脚根本就没着地!

「你去掀开她的裤腿看看。」我拉了拉秦决的袖子,低声道。

说完抬头,便发现 NPC 正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她的眼球好像不能随意转动,只能僵硬地转动头来控制视线范围。

她的眼眶红红,眼白里有几根很粗的红血丝朝黑色的瞳仁处蜿蜒。

「掀她裤腿干什么?」秦决缩了缩肩膀,胆子小得要命。

「让你掀你就掀,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我死死盯着 NPC 的脚。

【她在干什么?她在指使太子爷?】

【不会真在谈吧,不然怎么敢跟太子爷这么说话?】

【没想到太子爷还是个妻管严。】秦决听了我的话,竟大剌剌地走到 NPC 的面前,一把掀开她的裤腿,只见她的脚紧紧与地面相贴,红色的新娘鞋赫然在她脚上。

「被你找到了。」女人的声音尖细,好像深夜里的猫叫,又好似婴儿的哭声。

NPC 微微歪头,抓住秦决的手臂,抿唇微笑。

她的笑只是一个拉扯肌肉的动作,并没有什么情感。

弹幕无不「我艹」,几乎都是被 NPC 这个笑容吓到的。

「啊!」秦决突然大叫一声跌坐在地上,双手缩在胸前,本能地想抵抗点什么。

他胡乱地扑腾着双手,摸到我裤腿的时候才安静下来。

我一脸无语地捏着裤腰,要不是我反应快,今天丢人丢大发了。

【哈哈哈哈,本来刚刚被吓到了,现在看到太子爷这个样子又不怕了。】

【NPC 有两把刷子,这种平淡中透着诡异的感觉,谁懂!!!让人觉得好像家里可能也会有不干净的东西。】

【一位美丽的女士默默将脚收回了被子里。】

【楼上的快别说了,家里现在就我一个人,我关门又怕鬼在我屋子里,把自己和鬼关在一起了。开门又怕鬼在外面,给它留门了。】

【细思极恐!细思极恐!】

本来节目组想追究,是谁乱改了节目流程,但看到产生的效果这么好,也就算了。

5

我们这组的任务完成了,要去找别的组汇合。

工作人员走在前面,我和秦决缩在队伍末尾。

「她手是冷的。」秦决拉着我的袖子,身高一米八几的大个几乎靠在我的身上才能站稳,他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是抖的。

我知道,他所说的那种冷,并不是受天气影响的寒凉感觉,而是人死后那种冰凉僵硬的感觉。

「人死了,手不就是冷的吗?」我淡定答道。

秦决双眼瞪圆,脸色苍白,嘴唇也因为惊吓过度失了血色:「不行、不行,这个节目不能录下去了,我现在就跟节目组说,赔违约金走人。」

我用力捏了捏他的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拿出一瓶眼药水,放到他面前。

秦决上道地接过眼药水瓶,挤出瓶中的液体,滴进眼中。

待液体吸收后,他整个人抖得厉害,要不是我将他扶住,他现在应该在地上坐着。

瓶中的液体是我收集的牛眼泪,秦决滴了牛眼泪后,就可以看到四周真实的状况。

四周是浓烈的黑雾,也不知道有多大的怨气,能这样铺天盖地。

原本正常行走的 NPC,变成了穿着红嫁衣的鬼新娘,她的脚悬空,脚上光秃秃的,没有鞋子的遮掩,灰白的皮肤裸露在空气中。

长长的黑发被什么东西浸湿,披散在她脸前,此时她那双没有生气的瞳仁正透着黑发间隙死死盯着我们。

半晌好像没看出什么端倪,才将头转了过去。

她的动作十分僵硬,给人一种扭魔方的感觉。

她黑发的末端,蓄满滴下来的深红液体,似乎有一丝腥臭味。

秦决张着嘴,浑身颤抖,就要往外跑。

我一手死死掐住他虎口,一手扯下衣服上的收音麦,压低声音:

「她的目标,不是我们,不要轻举妄动,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秦决捂着嘴巴,疯狂点头。

我们今天经历的一切,不过是她设的一个局,只为了叫薄情负心的杀人犯付出代价。如今才刚刚入局,她不会随便动手。

我们最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若是被她看出端倪,难防她会对我们动手。

更何况这四周黑气浓重,已经被她设下了禁锢,我们根本走不出去,只会在这之中不停地鬼打墙。

我只是好心提醒秦决,压根没想到,我俩的举动在外人看来有多亲密。

【天哪,他们是拉手了吗?】

【妈妈,我好像看见了!我真的看见了!】

【在谈吧!在谈吧!】

【小三上位,有什么好磕的,磕 CP 也要有点底线。】

【楼上的,我好像记得太子爷澄清过,都是你家主子一厢情愿,别再往人家小姑娘身上泼脏水了。】

【刚从陆染直播间过来,脾气真的太差了,太子爷不喜欢很正常。】

6

我们跟着节目组和陆染组汇合,她们在一条小吃街里做任务,当然小吃街里的摊贩都是导演精心找来的,还原了他记忆中的场景和口味。

陆染任务卡片上的提示是,找到「她」最喜欢的食物,依稀可以从灰色填充图案中分辨出碗的形状。

这条街上的小吃不少,但是被碗盛着的就那么几个。

按道理说,她们的进度会比我们快不少。

之所以拖到了我们来找她们汇合,完全是因为陆染的大小姐脾气犯了。

看着她身后的工作人员宛如吃了苍蝇的表情,不难猜到陆染有多难伺候。

「染姐,应该就是这个,要不你尝尝?」陆染的狗腿子端着刚从小贩手上接过的炸酱面,一脸讨好地将筷子递给陆染。

一般来说,节目组剪辑,肯定会给找到任务物品的人一个特写。

陆染看着面碗,迟迟没抬手去接,眉头皱得都快能夹死苍蝇了。

「不是说是灵异探险综艺吗?把我们带到这种又脏又臭的地方来干什么!居然还让我们吃这种东西,也不知道干不干净!」

陆染尖锐刺耳的抱怨声在耳边循环,她好似有满腹委屈,不吐干净不快。

「行了行了,周洛你来吃,吃完就算你们任务完成。」工作人员也是人,被人指着鼻子发脾气也会不爽,他们招呼陆染的小狗腿,想要快点结束这一趴。

谁知道陆染又不满意了,只见她狠狠瞪了周洛一眼,一把抢过她手上的面碗,挑挑拣拣了半天,才从里面挑出几根她觉得还算干净的,对着摄像头姿势优雅地送进嘴里。

只是她刚嚼了一下,就将面碗一摔,口中的面全都吐到了地上,甚至还要多呸几下,才算将口中的味道吐了个干净。

「捡起来!」对讲机里传出导演的怒吼声。

「这个鬼东西也太难吃,这都摔到地上了,就算我捡起来,也不能吃了。」陆染当众挨了一顿吼,面上有些挂不住,但她也不敢在总导演面前耍脾气,只得放软了声音,乞求对方能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

终于副导演叹了口气,走到摊位前,又让 NPC 给他煮了一碗面,当着陆染的面吃了进去,还不忘夸一句味道不错。

这一举动无疑是在当众打陆染的脸,她的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白。

弹幕正在疯狂讨论刚才的那一幕。

【天呐,这算是人设塌了吗?】

【 陆染的脾气怎么这么差啊,工作人员也是人!】

【原来之前看到的,都是她想让我们看到的。】

【这节目组也太真实了吧。】

我看着秦决一副快吐了的模样,暗暗替陆染庆幸,她没有看到刚才的画面。

其实这件事压根不怪陆染,她那碗面应该是真的不好吃,毕竟被鬼吃过的食物,会失去它本来的味道。

7

陆染这组宣布任务完成,刚好另一组也完成了任务,找到了一封情书。

天已经黑了,我们才解锁了终极场所:周家大院。

原来我们白天做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拼凑出小芝这个人物。

情书是小慕和小芝之间感情的凭证,炸酱面是小芝和小慕交往时最喜欢吃的东西,至于大红婚鞋……

终极场地是一处老宅,走进第一个院落,夜晚天寒,连带着门把手也是一片寒凉。

打开门,握门的手,好似有些黏糊糊的,不管用纸怎么擦,都还是不舒服。

【来了,来了。节目组真准时。】

【节目组知道观众喜欢看什么,这种中式院落,只要关了灯,你不用吓我,我都觉得里面有鬼。】

【节目组布置得好认真,光是看布景我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节目不火,谁火!】

房间只有一张木桌,一盏煤油灯在黑暗中忽明忽灭。

房间里还有一扇门,通往下一个场所。

陆染冲上前,就将煤油灯拿在手里,接着对秦决发出邀请: 「阿决,这前面黑漆漆的,好吓人,要不咱们一起走吧。」

秦决尽量和我保持着最近的距离,压根就没想理她。

「阿决。」陆染又弱弱地唤了一声,这一次好像带了些许哭音。

【天呐,好尴尬。人家太子爷压根就没想理她。】

【这煤油灯是给大家用的,她自己拿到手上是什么意思?】

【这女的人品有问题啊!】

秦决依然没理陆染,他甚至拿手抓住了我的衣角,借此寻求一丝安全感。

大家都不敢上前,纷纷将目光投向陆染,她拿着灯,理应她打头阵。

僵持了一会儿,陆染才不情不愿地推开门,等到所有人都进去,陆染手上的柴油灯猛然熄灭,身后大门落锁的声音在黑暗中格外突兀。

一众女嘉宾的尖叫中,秦决的声音异常明显。

我拍了拍秦决的手,让他振作些。

没了灯,陆染自然不愿意打头阵,不知道怎么挤了一通,竟然将我挤到了最前面。

黑暗中,我假装磕碰了一下,随即手准确无误地按到旁边的按钮上,一道青黑色的光让人勉强能看清周围的东西。

一对中年夫妻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我们面前,两人脸上都涂了很白的粉,化着诡异的妆。

「都说了不准就是不准,要是你非要和那个姓周的在一起,就从我们家滚出去,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我们已经给你说好了一门亲事,张家小子的条件是最好的,你嫁给他保准不吃亏。」

两人故意将声音夹得尖锐凄厉,十分唬人。

说着那对中年夫妻,就来拽我的手,看我毫无反应,乖乖地被他们抓住,他们先是愣了愣,随即反应极快地更换了恐吓对象。

当他们选中秦决时,就应该知道他们想要的节目效果有了,秦决在地上不停挣扎,嘴上不停念叨着: 「我是男人,当不了女儿,当不了女儿。」

给人家 NPC 都整无语了,我看着面前杀猪似的场面,眉头紧锁,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赚他的钱,有些丢人。

在秦决泪眼婆娑地看向我的时候,我默默做了个口型: 「假的。」

秦决眼泪暂停,拍了拍屁股站起来,好似刚才的事情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秦决拖住 NPC 的时候,有一组嘉宾在房间里找到了一张方方正正的卡片,只是屋子里太昏暗,看不清上面的字。

我拿着从 NPC 兜里顺来的钥匙,轻松地打开了房间大门。

秦决忙不迭地站起来,跑到我身边。

【太子爷你真的是笑死我了!】

【太子爷,我现在就去举铁,等我能一圈打死八个鬼的时候,你来娶我。】

【你们看到 NPC 那怀疑人生的眼神没,真的是笑死我了。】

【都不知道祁麟是什么时候拿到的钥匙,不光是 NPC,我也是一脸蒙。】88

屋外灯光灿烂,一道广播响起,缓缓讲述着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小慕家由于时代的发展,失去了原本姣好的生活,但也因此结识了小芝,在与小芝见第一面的时候,小慕就对小芝一见钟情。小慕原本家境不错,读过不少书,也受过高等教育,于是他利用自身优势,用一封一封情书叩开了小芝的心门。在小慕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小芝同意了他的追求,并将这件事告诉了父母。谁知道小芝的父母坚决不同意小芝和小慕在一起,甚至逼迫小芝另嫁他人。没想到婚礼当天,小芝居然以死抗议,小慕痛失所爱,远走他乡。

借着灯光,看清方才找到的卡片,原来是一张请帖,新郎是小慕,新娘是小芝。

想必刚才屋里的场景,就是为了还原故事里那对强势自私的父母。

真相是什么,只有小慕自己知道。

我们根据请帖的指示,来到了大堂。

此时这里被人精心布置成了结婚场地。

四处都是喜气洋洋的红色,导演穿着大红喜袍,满脸洋溢着喜气地接收众人的道贺,好像今晚是他要结婚一样。

【哎,导演也是个苦命人。】

【不懂得尊重子女的父母,是真的害人。】

【看导演这个样子,想必这些年是真的很遗憾吧。】

【终于懂白月光的杀伤力了,导演老婆在家帮他辛苦带娃,操持家事,他在这里怀念白月光,故事很感动,但很难评。】

我们坐在宾客席,等了半晌,终于等来了新娘子。

秦决眼神求助地看向我,想必他也看出来了,新娘子的脚根本就没落地。

这就是我们早上遇到的鬼新娘,就是小芝本芝。

总导演喜气洋洋地拜了天地,在掀新娘盖头的环节,他满含热泪,表情饱含思念与爱意。

却在盖头挑开的瞬间,啊呀一声,跌坐在地上。

红盖头下面,是鬼新娘原本的面容。

长发之下,分明就是他记忆中的那张脸。只不过导演脸上没有久别重逢的欣喜,反而是满脸心虚恐惧。

「慕哥啊,慕哥,你又娶了我一次。」鬼新娘尖锐的声音划过鼓膜,好似啼哭。

她说话时,声音听着鼓鼓囊囊的,好似嘴里包着什么东西。

「慕哥呀慕哥,算上这一次,我可就结了三次婚了。」鬼新娘的声音陡然拔高,让人忍不住想捂耳朵。

众人都屏住呼吸,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偏偏有人不知死活。

「呸,什么东西!」

原来是陆染夹起桌上的菜送进嘴里,明明是糯米糍粑,外面却裹着一层厚厚的香灰。

陆染不停地扯纸擦嘴,明明看着是白纸,拿在手上的时候却变成了黄色。

「Tm 的有病吧,就算是吓人也要有个限度吧!老娘一天没吃东西,陪你们玩这些!」陆染的情绪有些崩溃,几乎是怒吼着说出这句话。

只是节目组现在根本没有心情管这些,有些胆小的,已经在往门口跑了,只不过不管他们怎么努力,都打不开那扇门。

既定的环节是什么,他们再清楚不过了。

「想活命就别说话!」我好心地拉了拉陆染的手,却被她一把甩开。

「装什么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龌龊手段,也就观众头脑简单信了你那些把戏。」陆染好似找到了情绪的宣泄口,对着我劈头盖脸地输出,「在直播间说两句,卖个色相,叫声大哥骗骗观众就算了,跑到老娘面前丢人现眼干什么?」

当事人表示十分后悔,甚至想回到过去扇自己两巴掌。

鬼新娘被台下的动静吸引,歪着头看着陆染好似在想什么,终于她走到陆染面前。

陆染正在气头上,根本没发现鬼新娘是飘着过来的。

在她走近的时候,陆染抬手狠狠一推: 「老娘都说了,不录了不录了,还跑到我面前来干什么!」

鬼新娘被她推得跌坐在地上,身体上架着的那颗头居然咕噜咕噜地在地上滚了一圈,定睛一看,发现她正对着我们咧嘴笑。

我这才看清,她嘴里塞的是米糠。

「为什么要推我!你为什么要推我!」

我看着已经被吓傻了的陆染,吸取上次的教训,拉着秦决默默找了个离她们最远的桌子钻进去。

在秦决的目光中,我咬破中指,在周围圈出一个保护圈。

外面一阵慌乱,鬼新娘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

「你们跑什么呀!不是来参加我和慕哥的婚礼的吗?」

透过缝隙,依稀可见她用长发卷住每一个想走的人。

长发的液体在人身上留下痕迹,分明就是浓稠的血液。

【这也是节目组演的吗?现场直播?现在的技术这么牛的吗?】

【楼上的,我怀疑不是演的,建议严查。 】

【这节目晚上播我真的哭死,现在一位美丽的女士不敢下床上厕所了。】

鬼新娘的声音还在继续:

「慕哥呀慕哥,你的故事编得可真好,差点又把我骗住了。」

周慕的过往中,他才不是什么深情的人。

林芝父母是因为看出他这个人人品不佳,才强烈反对林芝和他在一起的 。

却不想他花言巧语将林芝骗得团团转,将最珍贵的东西给了他。林芝父母实在没办法只能同意他们在一起。

林芝如愿成了周慕的妻子,婚后周慕完全撕破了伪装,酗酒嗜赌,每次输了钱回来对林芝都是一顿打骂。

甚至在输光了所有钱后,将林芝抵给债主。

林芝宁死不屈,最后债主没办法,只能将人送了回来。

谁知道活的卖不掉,周慕就卖死的。

他将林芝卖给刚死了儿子的一家人,替她结了冥婚。

他们给林芝套上嫁衣,活活关在棺材里,任凭她在里面哭喊着求饶挣扎,都没有放过她。

周慕记忆中,那满是抓痕的棺材盖,连我看了都觉得骇人。

许是林芝死得太惨,他们也怕,于是学着古时候的方法,将她的长发放下来遮住脸,让她在黄泉路上看不见,未来也不再见面。

又在她的嘴里塞满了米糠,让她不能说话,就算有冤屈,到了地下也不能告状。

林芝惨死,万万没想到周慕拿着卖她的钱,跑到 A 市打工,被导演看中,从此发迹。

娶了影后为妻,还生了一儿一女,简直人生赢家。

周慕赚了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林芝挖出来,请了各路高人,甚至还设了阵法,想让她魂飞魄散。

谁知道林芝死得太惨,怨念太深,早就成了恶鬼,普通的法子对她根本也没用。

但她也被这些人困在了淮水寨,不能出去找周慕报仇。

万万没想到,有的人渣到了年龄,居然开始反思自己的错误,怀念起故人来了。

这也正好给了她机会。

「慕哥呀,慕哥,我死得多惨呐。」鬼新娘的笑声凄厉似哭嚎。

秦决闭着眼睛,双手捂紧耳朵,仿佛只要不听不看,事情就没有发生。

外面的声音听着很乱,想必很多人都反应过来,开始逃命了。

陆染的声音尤为明显,她大声呵斥那些之前对她谄媚的人,让他们挡在自己前面。

真是天真。

之前众人将她捧着,不过是她背后有个厉害的金主,希望靠讨好她,得到一些机会。

但到了真正的生死面前,没人惯着她。

「太烦了!太烦了!这些人都不乖乖参加我们的婚礼,把他们都杀了,就像你杀我一样,你说好不好啊!慕哥!」受外界的影响,鬼新娘的眼珠逐渐泛红,身上的黑气翻涌。

之前她身上的黑气虽然重,但基本没什么起伏,就像是一条乖狗狗一样,所以她神志清明。

但现在她身上的黑气横冲直撞,根本不受控制,就像一条疯狗,随时都会伤人。

外面更乱,尖叫声此起彼伏。

我默默调整了一下桌布的位置,想将自己遮得更严实些。

「祁麟,我知道你们躲在里面,求求你们了,让我一起吧。」陆染的声音响起,她似乎被吓蒙了,拼命向往里钻。不管她往哪个方向努力,都被秦决死死挡住。

「求求你们了,我真的好害怕。」陆染的声音很软,但力气还怪大的,就这一会儿工夫已经在秦决手上留下好几道血口子了。

她不断地哀求,秦决坚定地拒绝,终于她放弃挣扎,原形毕露: 「你不是会抓鬼吗!你抓啊!躲在桌子下面干什么?还是说你根本就是骗人的!你为什么只保护秦决,还说自己不是媚男?」

「人家是给了钱的,性质都不一样啊。」我义正词严道,维护雇主的清誉也是我的职责。

谁知道鬼新娘好像受了刺激,身上的黑气翻涌得更厉害。

早些年差点被人害得魂飞魄散,如今听到抓鬼两个字, 她像是被人触碰了逆鳞。

她想要对我们出手, 却在我圈出的范围堪堪停止, 皮肉烧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人不禁打了个寒战。

她却好似不知疼一样,不停地朝我们进攻。

「为什么!为什么!」鬼新娘喃喃着, 身上的黑气似乎闹腾得更凶了。

我皱眉在兜里掏了掏, 摸到一颗舍利。

出发之前随便抓的, 好像有点太猛了, 容易一不小心就让她魂飞魄散。

就好比两人打扑克,她出对三,我直接王炸。

想了想我还是将舍利塞了回去。

掐指念诀, 微风拂起我耳边的碎发,金色的瞳仁在黑暗中格外清晰:「林芝, 你本就是厉鬼,莫要再造杀孽, 断了自己的轮回路。」

我想起了什么, 眸中金光一暗, 朝某个角落道: 「这不属于合同内容哈, 得加钱。」

副导演和众多工作人员一起缩成一团, 忙不迭地点头答应。

「我这个样子, 怎么可能再入轮回?」提到轮回, 林芝身上的黑气如杂草般肆意生长。

「你的父母还在地下等你。」我吼道。

林芝死后, 那对老夫妻被周慕哄骗, 以为自己女儿只是意外身亡。

由于接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很快林芝的母亲就撒手人寰。

林芝父亲好像发现女儿的死不简单,四处寻找真相, 却被周慕串通无德医生, 将他强行定义成了精神病。

在精神病院被折磨致死。

林芝的父母, 到死都念着她。

我盯着林芝, 希望能勾起她的善念。

我也不想伤她, 毕竟生前惨死, 死后化鬼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我要是她, 我也不会放过周慕。

不过周慕自然有人收拾他,没必要为他背上一条人命。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鬼新娘身上的黑气好似被安抚下来, 她发红的瞳仁也逐渐恢复之前的模样。

总算结束了这一场闹剧。

节目结束后,好多人都大病了一场。陆染在节目中崩了人设,脱粉无数,还被狗仔曝出她有金主, 听说她准备起诉节目组,挽回一点损失。

总导演周慕,被举报杀人,被带到警察局接受调查,我作为举报人又一次来到了警察局。

那时候周慕已经被吓得神志不清了, 很快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警察根据他的描述找到了林芝的尸体, 火葬处理后, 林芝的鬼魂不再这么骇人。

我帮她破除了镇压魂魄的八角井,许她了结自己的因果。

亲眼看到周慕,身败名裂, 妻离子散,重病缠身,绝望惨死。

地狱相见。

(本篇故事完结)



上一篇:业绩回暖?陕国投A前三季度净利同比增逾35% 信用减值同比翻倍    下一篇:预计今年目标5800亿美元!我们持续减持美元,拒绝再次救助国外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南京顺乐财务咨询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